许愿镜

1.3w 字数 0 评论 0 赞

恋爱 悬疑 悲剧

我舍友杀人了。

我亲眼看见她把一个人从楼顶推下去。躲在角落颤颤巍巍报完警,赶来的警察却告诉我楼下根本没有尸体。

我不信!冲下去寻找。

那尸体竟然真的不翼而飞了!

不远处舍友抬手指了指我,做了几个口型,我浑身发凉。

因为她说的是。

“下一个——轮到你了!”

1

舍友被警察带走询问,今天才回来。

其他人纷纷围上去安慰。

“怎么会有人这么恶毒!你本身就够难过了,竟然还污蔑你!”

“说不定就是凶手报的警,想要把脏水泼到小洁身上!”

她们讨论得热火朝天。

林洁捂着脸坐在众人中间,委屈地小声抽噎。

我坐在桌前整理书包,竭力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只用余光时不时瞥向她们。

就是那一撇,我发现林洁捂着脸指缝微张,一双漆黑的毫无感情的眼珠,透过指缝直勾勾盯着我。

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。

我僵硬的低头继续整理书包。

尽管没有回头,但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身上。

2

噩梦起源于两天前。

那天放学,我照常慢吞吞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一抬头看见林洁从教室门口一闪而过。

我们教室位于顶楼最后一间。

再往前走,就是天台。

这么晚了她去那里做什么?

要放平常,我根本不会在乎。

毕竟我和她的关系一般,自己本身也不是那种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。

可偏偏那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鬼使神差地就跟了上去。

天台的风很大。

刮得头发狂抽脸颊,呼吸都有点困难。

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味道。

我捂着乱晃的裙摆,躲在半合的铁门后悄悄窥伺着天台。

那里不止她一个人,还有另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孩。

从那张过分精致的面孔,我认出她的身份——大二金融系的校花,陈锦瑶。

林洁大步冲到陈锦瑶面前。

她看起来很愤怒,直接伸手推搡陈锦瑶。

陈锦瑶也不甘示弱地还手。

愤怒的尖叫声混杂在嘶吼的南风里。

天空黑压压的,沉闷的雷声从远处阵阵传来。

陈锦瑶狠狠甩了她一巴掌,转身大步朝铁门走来。

3

我吓了一跳,本能地想往楼下躲。

也就在这一瞬,林洁从她背后冒出来,举着木棒狠狠砸下。

那十足的狠劲,怕是个铁脑袋都能给砸开花。

毫无防备的陈锦瑶脸上带着惊讶、不甘、茫然,在我震惊的视线中轰然倒地。

殷红的血涌出来,流了一地。

我后知后觉地缩回了身体,躲在门后,心脏狂跳,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。

杀人了!!!!

我哆嗦着手想要报警,却猛地想起手机落在教室里。

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我趴在门缝小心往外看。

天台上,林洁拽着陈锦瑶的头发,像拖着一条狗。

她冲着陈锦瑶脸上吐了口唾沫,扔垃圾般丢下天台。

尖叫声卡在喉咙,我捂着嘴瑟瑟发抖。

理智告诉我应该赶紧离开,可那该死的好奇心让我忍不住又透过门缝往外瞧。

林洁在天台边站了一会,转身往这边走。

我惊慌失措地躲到角落里一人多高的盆栽后。

铁门被哐当一声推开。

我心脏抖了几抖,把身体紧缩成一球。

脚步声在空旷的楼梯间回荡,越来越小直到不见。

又等了五六分钟,我鼓足勇气钻出来。

犹豫的看了眼楼梯,咬咬牙转身进了铁门。

4

站在天台。

我踮着脚弯腰往下看。

楼下空荡荡的,甚至连血迹也没有。

奇怪?我明明看见她把人扔下去的!!!

铁门在身后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。

我的身体猛地僵住。

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。

余光里一丝长发落在肩膀。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斜着与我对视。

我僵硬的移回视线,直视前方,全身筛糠似的颤抖。

冰冷的东西贴上面颊,应该是林洁的脸。她温热的滑腻的舌头沿着我的耳郭轻轻舔舐,贴耳轻轻呢喃。

“下一个,轮到你了!”

巨大的推力从身后传来。

身体仿佛拖了线的风筝,朝下自由落体。

地面距离我越来越近!

越来越近!

越来越……

5

我惨叫着从床上猛地弹起。

心脏怦怦跳动,惊魂未定地环顾四周。

天已经亮了,宿舍里空无一人。

伸手摸着砰砰跳动的心脏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后背凉飕飕的,伸手一摸竟全湿了。

桌上的手机滴滴响了几声,拿起来一瞧,我惨叫着跳起床,胡乱套上衣服,提着包往考场狂奔。

都怪那该死的梦!!!

……

迷迷糊糊答完了试卷。

走出考场那一瞬,我就知道自己完了,这次铁定挂科。

垂头丧气地往宿舍走。

后面传来细碎的惊呼声,伴着急促的脚步声,肩膀被温热的手掌一把按住。

“阿宜!等等”

我诧异仰头朝后看去,一张令人惊艳的帅气面孔闯入眼底。

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。黑色短发下乌黑深邃的眼底映出我惊讶的表情。

几乎在瞬间我就认出了他。

那个我暗恋了整整6年的人——校草李新哲!

他惊讶几秒后急忙的松开我。

“不好意思同学,我认错人了。”

我害羞地冲他摆摆手示意没关系,抬手把垂下的碎发别到耳上,转身就走。

“同学。”

他顿了顿的叫住我,我歪头看着他,等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
李新哲突然咧嘴一笑。

“加个微信吧。”

周围一片哗然

我的脸瞬间红成猴屁股。

6

林洁请假了,整整一个月。

这成为我近阶段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月。

车祸休学的朋友柚子来学校看我了。

她身上狰狞的伤疤全没了,我惊喜的左看右看,询问用的什么办法。

她凑近我,小声道。

“是巫术!!”

又开玩笑!

我没好气的打了她一拳,两人闹作一团。

今天一天的心情都很好。

直到推开门看到正在床铺整理东西的林洁。我整个人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。

她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,低头继续收拾。

短短一个月,林洁仿佛被什么东西抽干。

整个人枯瘦的不成样子,脸颊深凹,浓重的黑眼圈挂在眼底。

路过身边时,还隐约闻到一股什么腐烂的臭味。

我皱皱眉,不动声色的捂住鼻子。

7

林洁身上那股臭味越来越浓烈,几乎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。

像是什么动物死掉,腐烂发臭的味道。

舍长曾十分委婉地和她说过一次。

可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吓坏了大家。

从那之后,林洁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。

她总说自己被诅咒了。

林洁会在大半夜突然冲出宿舍,全身赤裸的在走廊狂奔,还发出凄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。

好像身后有无形的怪物追杀。

我们都觉得她疯了。

舍友们纷纷申请调宿舍,或者干脆直接租房子住。

很快宿舍里只剩下我、林洁和另一位室友。

我也想搬出去,却被辅导员告知其他宿舍已经满员了,得再等等。

真倒霉....

摸着身上所剩无几的毛爷爷,我只能劝自己再忍忍。

8

不敢回宿舍,也没有地方去。

我硬生生在楼下面溜达到闭寝时间,才强逼着自己回了宿舍。

宿舍里死寂一片。到处都黑漆漆的。

我屏住呼吸摸索着打开灯。

看清眼前景色时,心脏差点吓得飞出来。

只见林洁穿着白裙,坐在床上一动不动,只拿一双眼珠瞪着我。

“你......你怎么不开灯?”

我干笑两声,试图缓解尴尬。

她面无表情地看了我几秒,又把头转了回去,继续盯着对面空荡荡的白墙。

我心里发毛一阵强过一阵。

“能陪我去天台走走吗?”

突然,她开口说话。

声音嘶哑的仿佛被沙轮磨过。

我后背猛地一僵,下意识地拒绝。

“不行!我……一会有事。”

“你在害怕我吗?”

她的声音毫无征兆地擦着后脑勺响起。

全身汗毛全部炸起。

我猛地跳开,轰地撞倒桌子。

上面摆着的化妆品噼里啪啦滚落一地。

她站在我身后,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。

一双幽深犹如枯井一样地眼,映出我惊慌失措的模样。

我咽了口水强行压下恐惧,佯装镇定。

“你想多了,我......我晚上还有事情,先走了。”

说着抓起包就要往外冲。

她冰冷枯瘦的手铁爪般死死抓住我胳膊。

“今天是我生日,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命令的语气,完全没给我拒绝的余地。

我内心疯狂拒绝。

老天爷!赶紧让舍友回来吧!

我真的快顶不住了!

“她今儿晚和男朋友约会去了,不会回来的,死心吧。”

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,她幽幽说到。

这下我真的是欲哭无泪。

9

大街上我俩一前一后走着。

很快我就后悔了。

路人纷纷对我俩投来诧异厌恶的眼神。

准确地说是对林洁。

因为她身上的味道实在太恶心了。

我俩所过之处,人群纷纷避让。

甚至还有小孩子指着我俩嚎啕大哭,大喊怪物!

受够了!

我真的受够了!

我甩开她愤怒地冲进电梯。

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,一只苍白的手从缝隙里伸了进来。

电梯门外,林洁提着袋子站在那里。

她神情自然的走进电梯,和我并排站着。

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。

电梯门缓缓合上。

楼层按钮一层接一层的亮起。

我惊疑地把所有楼层都按了一遍,可电梯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,不断往最高点爬。

似有所感,我回头看了眼林洁。

她正盯着我,面无表情。

10